公司新闻
行业动态

新经济浪潮“猛男的炒饭”炒成大生意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12-01 17:28:35
  • 浏览次数:3次

  新经济浪潮“猛男的炒饭”炒成大生意图:去年9月,刘飞打包好一份刚出镬的热情孜然炒饭,送到杭州洲际酒店去见青松基金投资人

  “开业第一天我们就卖出去80多份炒饭,最后退了40多份订单,因为米用完了!”回忆起2015年“猛男的炒饭”杭州万象城店开业的情形,创始人刘飞还记得当时手忙脚乱的样子。当天晚上,刘飞立刻跑到市场上去买了两隻大电饭煲,然而煮饭速度依旧跟不上订单速度,直到最后换上12盘的大电蒸箱,才能够基本保证接单。\大公报记者 俞 昼(文、图)

  “能够那麼火爆,除了顾客们给力以外,最重要的,是我们赶上了互联网大佬们的外卖补贴战。”刘飞告诉记者,店裏的炒饭平均售价25元(人民币,下同)一份,以2015年的物价来看并不便宜,然而当时美团和饿了麼正在进行补贴大战,美团满17元减17元,饿了麼满20元减18元,这些钱都是外卖平台掏的,相当於顾客只要出几块钱,就能买到一份炒饭。“而且我们淨收还是25元。”

  炒饭,在街边摊、小餐馆处处都可见它的身影,然而正是这样平凡却存在了1500多年的“国民品类”,却乘着BAT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)等互联网大佬们跑马圈地的外卖市场之东风,在近几年迎来了发展热潮。其中,发源於杭州的“猛男的炒饭”更是凭藉一年能卖出2000万份炒饭的综合实力,获得了近千万元的A轮融资。

  据易观智库《2015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专题研究报告》,2015年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规模达到457.8亿元,而在前一年,这一数字仅为151.8亿元。“在这样的背景下,由於人手不够,还要兼顾堂食的顾客,当时我们的外卖是要靠秒杀的:每个整点放出几十份的额度,放完马上关网店,不然根本就炒不过来。”

  “我记得当时有一位在网易上班的顾客,连续三天都没有抢到我们的外卖额度,就给我发来了微信抱怨,当天下午我就给他送了三份炒饭过去。”刘飞打开手机,裏面满满都是创业初期的照片,几张副驾驶座上放着炒饭的照片也是格外醒目。“我把炒饭送到他手裏的时候,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竟然哭了。”

  刘飞出生於福建一个餐饮世家,大学毕业后,他进入宁波方太集团工作,当时方太厨具系列在杭州的门店推广。由於经常一个人出差,为了图实惠又方便,他常常点炒饭吃,吃着吃着,他萌生了一个念头:炒饭受众面那麼广,操作简单,出餐快,还可任意搭配。无论在五星级酒店,还是在街边小摊,都能吃到一碗热腾腾的炒饭,但是为什麼全国就没有一个连锁化的炒饭品牌呢?

  “同时,在外卖市场上,炒饭相对於其他品类,更便於打包配送,运输后口味口感也不会受太多影响。”刘飞这样解释他的创业初衷,在他看来,目前炒饭品类在全国範围内尚未出现有明显竞争力或规模化的品牌,市场几乎空白,发展潜力巨大。在经过大量的市场调研和分析后,他决定辞职创业,做一个属於自己的炒饭品牌。

  “或许是我骨子流着厨子的血液吧。”刘飞笑着告诉记者,他奶奶生了十个孩子,包括他爸妈在内,都从事餐饮行业。就连创立“猛男的炒饭”,都是他和姐夫吴勇一起凑了30万元幹的。“我姐夫负责炒饭,我负责营销和卖萌。”

  对於第一份炒饭,刘飞格外慎重,甚至与吴勇为数不多的争执也发生在第一份炒饭。“当时口味都确定了,门店也租好了,但就是因为外卖品牌定製的包装袋还没到位,我就坚持不开业。我姐夫说空着每天都是钱,为什麼就不能先用塑料袋装着卖就好了嘛,其他店也是这样做的啊。”

  “所有品牌化的东西没到位,我的任何一份炒饭都不能卖出去。”在刘飞看来,这是一份品牌仪式感,包装袋、四件套等一定要全部到位,形成一套完整的消费体验。“星巴克会用超市的一次性纸杯来装咖啡麼?肯德基、麦当劳会用塑料袋来装汉堡麼?走品牌化路线,往往是细节决定成败。”

  经过两年的直营发展后,2017年8月,“猛男的炒饭”正式对外开放加盟,目前在全国开业了200多家门店,覆盖了23个省份。2018年9月,刘飞打包好一份刚出镬的热情孜然炒饭,送到杭州洲际酒店去见青松基金投资人,介绍“猛男的炒饭”的故事,拿下了近千万元A轮融资。“事实上,从卖出第一份炒饭起,我就预想到了这一天。”

公司地址: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

Copyright © 2020 AG真人官方合作网站 版权所有

ICP备********号-1